中國時報【潘杏惠╱台北報導】

八仙塵爆屆滿一周年,對許多傷者來說,漫長的復健過程最難熬,但對當時全身75%嚴重燒燙傷患者、台大心理研究所學生生簡苑玲來說,「這一年來,最辛苦的是跟新北市政府交涉的過程,照顧自己相對來說容易多了」。

傷者張承騏的母親王鈺琇感同身受,對她來說,「一次又一次跟新北市政府據理力爭,比陪伴孩子復健還辛苦。」

簡苑玲指出,八仙塵爆這起事件本質上就是公安意外,她很想看到公部門的檢討與改進,因為台灣每次發生重大事故,社會上會湧入好多愛,很溫暖,但一瞬間可能就掩蓋了真正該究責的單位,該檢討的沒被檢討。

簡苑玲舉例,善款運作充斥黑箱作業,她不斷反映,但政府沒有回應;王鈺琇是很有正義感的人,抗議無數次,市府終於針對善款分配原則採計的5度10級傷情分類微調。

濾水器 光頭水兩人不斷對現行體制衝撞,卻也遍體麟傷,有傷友家屬反映「都是善款,吵架很難看。」但她們認為,正因這是來自社會愛心,需要更公開透明、公平制度運作。兩人過濾器 光頭水形容,跟許多傷友接觸過後,實在很不忍心,對公部門更是不甘心,讓她們成為戰鬥夥伴。

兩人也向新政府喊話,呼籲成立專責單位釐清八仙塵爆的責任與真相;司法部分,士林地檢署去年將八仙塵爆案被告八仙樂園董事過濾器長陳柏廷等8人不起訴,高檢署已發回續查,呼籲新政府督促進度。



創作者介紹

黃嘉文

mccoyleo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