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4日,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「關於進一步做好民間投資有關工作的通知」,對遏制民間投資的下滑、提振民間投資的信心做了進一步部署。

談及中國民間投資今年上半年下滑的原因,不外乎鼓勵民間投資的法規政策不配套、不協調;民營企業在市場准入、資源配置和政府服務等方面難以享受與國企同等待遇;融資難融資貴、繳費負擔重;一些幹部不作為、不會為、亂作為,少數地方政府失信等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必須承認,這些的確是阻礙民間投資增長的因素,但這些因素多年來一直存在,為什麼今年上半年,中國民間投資卻出現了如此劇烈下滑的態勢呢?這是必須深入思考並尋求答案的。

觀察今年上半年民間投資的下滑,需要立足於當前中國經濟新常態的背景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民間投資下滑最根本的原因,是在中國經濟進入L型的背景下,依靠過去的模式投資一些領域,根本不賺錢了,所以民間不再去追加投資。

中國民間投資所處的行業,大多在製造業領域,這些領域目前處在困難調整期,加上民營企業家對未來預期的不確定,從而會自動減少投資。再加上民間投資大量進入房地產領域避險,一部分民間投資到海外尋求投資機會,都是導致民間投資下滑的具體原因。

中國民間投資這次出現明顯下滑,再次說明,按照過去的邏輯和思維,不做創新,很多產業已經沒有太大潛力可挖。

要切實解決民間投資的下滑問題,既要推出臨時的措施以遏制下滑態勢,又要從長期的觀念、體制、機制等層面進行一次徹底的改革。

一是更新觀念。過去多年,儘管在政策層面中國高層多次強調,要促進各類市場主體公平競爭,凡是法律法規未明確禁入的行業和領域,都應允許各類市場主體進入;凡是已向外資開放或承諾開放的領域,都應向國內民間資本放開;凡是影響民間資本公平進入和競爭的各種障礙,都要通通打掉。

但由於觀念的根深蒂固,導致有一些人在產業政策、融資以及市場准入方面,總是有意無意的設置一些障礙。譬如把錢給國企不擔心犯錯,但要給民營企業,總會擔心惹麻煩。

二是落實負面清單。從2005年「非公36條」到2010年的「民間投資36條」,關於鼓勵民間投資的政策並不少,有些政策本身的含金量很高,但為什麼民間投資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小?

一個重要原因,是中國政府在鼓勵民間投資的思路上有問題。落實民間投過濾器 光頭水資的平等待遇,必須通過負面清單的立法思維。對於限制或者民間投資暫時不能進入的領域,列一個負面清單,剩下的領域,對所有的主體同等對待,不許設置任何歧視規定,所謂的彈簧門、玻璃門自然破解。

三是鼓勵實業投資。當前,中國民間投資在實業領域沒有信心,不願意投資,除了製造業整體處在困難週期外,房地產以及虛擬投資領域的虛火也是重要原因。因為在房地產和金融投資領域如果賺錢很容易,企業就不會去選擇堅持做實業和創新。這是一種嚴重的資源錯配,要扭轉這種不利局面,必須在體制機制和政策落實上「動真格」。

(本文摘自經過濾器 水世界濟參考報)

(工商時報)



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濾水器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黃嘉文

mccoyleo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