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事觀光產業的朋友,搭著自己最熟悉的交通工具─遊覽車,到最熟悉的城市─台北,去面對嘴巴上說最會溝通的官員,陳述最深層的痛苦─要生存、要顧家,別讓觀光變關光、別讓觀光產業變觀光慘業。100天之前,他們絕對不會相信自己會做如此辛酸的陳情抗議,但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:觀光客銳減,靠服務觀光客來賺取利潤,愈來愈難。

就在抗議地點的附近,有好多街友。許多街友昔日曾風光賺錢,也不相信自己會如此卑微、無奈、痛苦。我帶領幸福家庭協會曾經有5年的時光與台中市政府合作推動街友訪查與輔導,我們關心這些社會最底層的朋友,其中不乏昔日的老闆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受雇者若失業,換一家工作即可。老闆若撐不下去,不僅自己沒錢賺,可能背了一身的債,甚至跑路。活在人生地不熟、沒什麼人認識自己的街角,幾乎是毫無希望度日。

我從未遇過昔日是軍公教的街友,軍公教是鐵飯碗,不至於朝不保夕。9月3日有10幾萬軍公教人員上街抗議,這些朋友都是領薪水的,只有領多領少的問題,不會因為做生意有龐大的債務。昨天,10幾種觀光業者上街,數以萬計都是要發薪水、照顧員工福利,還要張羅經營事業的各種開銷,償還各項房租設備的貸款。這些從業人員原本又屬於微利,賺的是出賣勞力與時間辛苦服務換得的利潤。如今,陸客人數遽減,要這些業者怎麼活?

軍公教因為「年金」而抗爭,觀光業者為了「現金」而上街;軍公教擔憂的是「未來式」,觀光業者的困境是「立即眼前」;軍公教的年金只是「可能減少」,觀光業的麻煩是「必然銳減」。軍公教是個人的職業,觀光業常常是全家出動,齊心打拚,靠著僅有的能力賺些小錢。

俗話說「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」,偏偏觀光業裡特別多家族一起經營的,全家人的生計都在同一個事業之中。全家只熟悉特定的市場,一旦顧客少了,全家人一起度小月,一起受罪。這些朋友的生活圈並不大,所認識與常往來的多屬相近背景的,即使求援,老朋友都慘,難以獲得立即有效的支持。

近年來,為了陸客,無數業者投下龐大的資金去擴展商機。所花出去的大錢,有些原本是自己的養老本,有些是子女的教育費用,有些原來計畫買房安頓老小的,如今血本無歸,各種家人的需求也跟著耽誤甚至成為泡影。

幸福家庭協會也與台中市政府合作關懷高風險的家庭,收入遽減就是一種風險。貧賤夫妻百事哀,由荷包滿滿到捉襟見肘,更悲哀。甚至家庭裡的暴力、虐待疏忽孩子都與貧窮、經濟發生危機密切相關。政府的家庭暴力防治單位,也可能因此增加了需要關懷的對象。

觀光業的困境衝擊甚廣,絕對不是交通部或陸委會能解決的,只期盼各部會主管尤其是小英總統,以同理心感同身受,救救千千萬萬家戶!(作者為幸福家庭促進協會理事長)

(中國時報)

mccoyleo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